好店入驻
微信扫一扫打开
入驻好店
发布信息
微信扫一扫打开
发布信息
同城头条  >  生活  >  “美国陷阱”之中,TikTok起诉特朗普是背水一战吗?
“美国陷阱”之中,TikTok起诉特朗普是背水一战吗?
2020年08月24日 06:42   浏览:976   来源:宜春金点子信息港


面对特朗普政府打压,TikTok的母公司、中国企业字节跳动决定硬刚。

8月23日,字节跳动正式宣布,将于美国时间8月24日(北京时间8月25日)正式起诉特朗普及美国政府。

 

在其声明中,字节跳动说,在过去一年多里,一直怀着真诚的态度,试图与美国政府沟通,但“美国政府罔顾事实,不遵循正当法律程序,甚至试图强行介入商业公司谈判。为确保法治不被摒弃,确保公司和用户获得公正的对待。我们宣布正式通过诉讼维护权益。”

 

在过去一个多月时间里,字节跳动尝试了各种办法,试图解决目前困境,但终于还是走到诉讼这一步。显然,这意味着这家中国公司,从过去的被动应对,转为主动出击。

 

面对庞大的美国政府,这硬刚一步,胜算几何?




“美国陷阱”

 

字节跳动决定发起诉讼前,关于TikTok的收购问题,再起新波澜。

 

继微软和推特后,TikTok收购案中,又有一家美国公司表现出入局的意愿。

 

这家名为甲骨文(Oracle)的公司,是继微软后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。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甲骨文公司创始人、首席执行官Larry Ellison是特朗普的支持者、亲密战友,曾为特朗普举办过募款活动。

 

特朗普为甲骨文摇旗呐喊:它是一家“很棒的公司”,如果收购TikTok美国业务一定能做得很好。

 

再一次,这个信号显示,美国TikTok遭遇的困境,并非一桩单纯的商业或是科技事件,背后充满政治因素。

 

8月14日,特朗普签署针对TikTok的第二道行政令,在他第一次行政令基础上,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在90天之内出售或剥离该公司在美国的TikTok业务。如果未能在要求时间内完成出售,TikTok将在美国遭到封禁。

 

这显然是进一步收紧了解决TikTok的时间窗口。据相关业内人士介绍,像TikTok这种体量的公司,进行完全出售级别的交易,整个流程起码需要一年时间。90天,几乎是很难完成的任务。

 

特朗普政府,再次把Tik Tok逼入“美国陷阱”,进行极限施压。



“美国陷阱”这个概念,由“法国版华为事件”当事人、阿尔斯通前高管费雷德里克·皮耶鲁齐提出。

 

当时,美国为了促成本国巨头通用电气收购阿尔斯通,以反腐名义逮捕了皮耶鲁奇,实际上是把他作为收购谈判的“经济人质”,同时对阿尔斯通施加制裁,逼其就范,出售自己的核心技术和业务。

 

由于这场风波,曾经无比辉煌的阿尔斯通如今已然寿终正寝。

 

“十几年来,美国在反腐败伪装下,成功瓦解了欧洲许多大型跨国公司……美国司法部追诉这些跨国公司的高管,甚至会把他们送进监狱,强迫他们认罪,迫使他们的公司向美国支付巨额罚款。”在回忆录《美国陷阱》中,皮耶鲁齐愤愤地写道。


皮耶鲁奇接受人民视频采访

图源人民视频

 

如今,他笔下的“地下经济战”仍然在继续,且早已不局限在“反腐”领域:国家安全、恐怖主义、垄断……都可能成为美国政府制裁他国企业的理由,尤其在该企业表现出强大的竞争力时。

 

这一次,是TikTok。

 

指控背后,为了竞选

 

特朗普封禁TikTok,对外说辞是,“由中国公司开发、所有的移动应用在美国传播,持续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、外交政策和经济”。

 

在第一份针对TikTok的行政命令中,他指出,TikTok自动从用户抓取大量信息,如位置数据、浏览和搜索历史等信息,而这些关于美国个人的数据信息,最后会被利用,导致美国联邦雇员受到监控甚至勒索。

 

这样的说法连欧美媒体人都表示不能相信。

 

众所周知的是,社交网络平台几乎都绕不开对用户数据的收集问题。“Reddit、LinkedIn、《纽约时报》、BBC新闻应用程序在内的许多其他应用程序都存在这种情况。”BBC一位记者评论道,“而且这里面似乎没有任何恶意。”



TikTok的用户评分为4.7,

在娱乐类app中排名第一

图源AppStore


围绕TikTok的其他争议——传播阴谋论、不实信息、极端主义,可以说,也几乎是所有社交媒体面临的难题。

 

“TikTok主要批评者的动机也令人怀疑。”《纽约时报》科技记者Kevin Roose认为,“比起用户安全,包括特朗普在内的许多保守派政客更在意的,其实是展示对中国的强硬态度。”

 

对于特朗普个人来说,眼前最要紧的,是今年11月的美国大选,这关系到他是否能连任。然而,疫情防控不利、经济严重下滑,以及过去四年里屡屡引发争议的出格言行,使他的连任梦,充满不确定性。


 

“甩锅”中国,转移矛盾,成了他的竞选手段之一。

 

针对中国企业的制裁和打击,也顺应了他四年前的逻辑:美国是全球化的受害者,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则是受益者,为了使美国再次伟大,势必挥舞单边主义的贸易制裁“大棒”,击退美国及其企业的全球竞争者。

 

当然,他本人对于TikTok及其主要活跃用户群体——“Z世代”(95后),也没有多大好感。


TikTok上展现自我的“Z世代”

图源TikTok


TikTok在美国月活跃用户高达8000万,用户主要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。他们生长于全球化背景下,走在反对特朗普前沿。依托平台,他们批评总统,呼吁投票给特朗普的对手,还组织了一系列活动。

 

最有名的是6月20日那次针对特朗普竞选的“恶作剧”。这天,特朗普本要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举办疫情后首次竞选集会,一贯“好面子”的他,早就得知在网上申请入场券的人数超百万,对这次集会寄予了很大期待。

 

当他走进会场,看到的是稀稀拉拉的人群,神色瞬间变得“惊恐”。据媒体报道,其中一个原因很可能是,TikTok上年轻人联合K-pop乐迷故意大量预约入场再取消,导致特朗普团队产生错误预估。

 

特朗普宣布封禁TikTok后,“Z世代”也立即反击,组织了一场“复仇”——把特朗普竞选软件(Official Trump 2020)打一星。


美国青少年的“复仇”:
给特朗普竞选app打一星

图源TikTok

 

三股力量合力围剿

 

与特朗普的主张恰恰相反,美国并非经济全球化的受害者,它借此机会建立起以跨国公司为主导的全球价值链,而美国企业位于该链条的高端环节和高附加值环节。

 

不仅如此,美国甚至还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。对于本国企业资本的全球化流动,美国政府一贯支持,但对于进入本国的外国企业和资本,美国态度却慎之又慎。

 

对于一些发展迅速、前景光明的国家和外国企业,美国政府和保守派政客常常以“危害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”为由,扼制其在美国本土的进一步发展。

 

前文提到的阿尔斯通收购案,就是个很好的例子。

 

“美国政府没有打压自己企业的倾向,也不想惩罚美国的出口产业,并没有大力实施《反海外腐败法》。1977—2001年,美国司法部只惩罚了21家公司,而且通常都是二线企业。这样算下来平均每年惩罚的公司还不到一家。”皮耶鲁奇在《美国陷阱》中写道,“自2008年以来,被美国罚款超过1亿美元的企业达到26家,其中14家是欧洲企业(5家是法国企业),仅有5家是美国企业。迄今为止,欧洲企业支付的罚款总额即将超过60亿美元,比同期美国企业支付的罚款总额高3倍。”

 

另一个例子,是1980年代的日本。那时经济高速发展的日本,和现在的中国有着相似遭遇。美国国内“日本威胁论”盛行,有右翼媒体传谣散布恐慌,比如,“日本正在买下美国”。


《新闻周刊》(week)当年的封面:
日本“侵占”好莱坞

图源网络


日本资金确实大量涌入美国,日本企业进入美国市场后,也完成了对本土小型公司的一些并购,这引发美国国内一些保守力量的不满。1986年,日本富士通计划收购美国军用电脑芯片供应商仙童半导体之后,美国国会最终采取行动,决定加强对日本企业的审查和监管。

 

负责外资监管的核心机构,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(CFIUS)。它的任务是,对收购方为外国投资者的交易进行审核,如果认定存在潜在的“国家安全风险”,美国总统根据CFIUS的建议,有权阻止交易。

 

但CFIUS的调查过程却从不公开,调查所获得的资料也属于保密。因此,外界对CFIUS调查的标准缺乏认识,被调查的企业能否通过审查也没有明确标准。在最终裁决出来之前,任何人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 

去年10月,正是CFIUS启动对字节跳动的审查。字节跳动在两年前完成对美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Musical.ly的收购,两年后,CFIUS指控才到来。调查持续至今,CFIUS认定,字节跳动必须出售TikTok美国业务。


 

一些美国科技人士对特朗普的打击行动持批评态度。前Facebook首席安全官、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家亚历克斯·斯塔莫斯(Alex Stamos),质疑特朗普政府此举并非担忧国家安全问题,“让TikTok完全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,是一个激进的解决方案。如果白宫撕碎了协议,我们也应该知道,这和国家安全没有关系。”

 

除了特朗普的选举政治以及CFIUS的强力介入,硅谷巨头在TikTok事件中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 

2017年5月,抖音“出海”,推出国际版TikTok。3年后,它已经与Facebook、Twitter、Intagram这样老牌社交应用并驾齐驱。

 

疫情使TikTok甚至更受欢迎。根据知名APP分析平台SensorTower数据,TikTok在今年一季度下载量就达到了3.15亿次,远超其他竞品。5月,TikTok拿下全球移动应用(非游戏)收入榜冠军。


2020年,TikTok在各大平台
下载量稳居第一

图源SensorTower


这样的成绩,无疑让硅谷巨头们感到压力。

 

事实上,自从Facebook之后,硅谷几乎再没有现象级的社交产品出现。TikTok取得的惊人成功,让硅谷巨头深感威胁。

 

Facebook模仿TikTok的山寨产品Reels,特朗普为之站台连发五个视频的另一个山寨产品Thriller,都未能复制TikTok的成功。过去与美国政府刻意保持距离的硅谷公司,因为相同的利益,与美国政府站在了一起。


四大巨头参加国会听证会,
唯一直接指控TikTok是脸书CEO扎克伯格

图源网络


特朗普选举、CFIUS、部分硅谷巨头,这三股力量,从各自利益出发,抱着剿杀TikTok的同一目标,集结在了一起。


背水一战

 

作为一家商业公司,被围追堵截的TikTok并不具备和国家机器抗衡的能力。

 

根据过往的历史,掉入“美国陷阱”的外国公司,面对“侵犯国家安全”这样一项标准飘忽不定的指控,几乎没有逃脱的办法。

 

过去数十年里,美国的“国家安全”呈现出没有明确标准,且无限延伸到不同领域的特点。这在学界称作“泛国家安全化”——经济安全、数据安全、网络安全、气候变化,都属于国家安全范畴,标准完全由主权国家而定。这意味着,只要美国有意指控,外国企业只能“人为刀俎我为鱼肉”。


 

特朗普早就亮出了底牌:在美国封禁TikTok。最有可能的一个做法,是将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列入美国商务部的实体清单,禁止美国公司跟它展开业务往来。另一个直接的做法是,在谷歌和苹果的软件商店下架TikTok。

 

这意味着,如果拒不执行美国总统下达的行政命令,遭到封禁的TikTok,将不仅丢失美国市场,还可能丢失整个全球市场。

 

原因很简单:大多数海外用户,必须通过谷歌和苹果的软件商店下载TikTok。

 

美国敢于如此强势,其实在于它能有效影响一批具有垄断性质的大型跨国企业:一是通过Swift这样的美元转账结算系统,二是通过谷歌、苹果、亚马逊、脸书这样的信息系统,对外国企业施加管束。

 

苹果和谷歌,这两大硅谷巨头、美国的骄傲,可以视作世界上最大的app经销商,它们才是互联网全球化的入口。但是这个入口,是受到政治影响的。

 

下架软件,相当于封死了这个入口。尽管老用户仍然能够使用已安装版本的TikTok,但软件无法更新,也没有新用户流入,久而久之就会变成死水一潭,走向消亡。


App Store和Google Play
是两大主要App下载平台,
背后都是美国公司

图源网络


对于抖音和字节跳动来说,这意味着过去三年的“出海”彻底折戟,意味着近年来中国最成功的全球化公司的失败。字节跳动“全球公司”的理想,也难以为继。

 

为了避免这个最糟糕的结果,字节跳动几乎已经尝试了所有可能的方法。

 

游说是其一。它请来35位大人物组成一支强大的防守大军,其中包括互联网协会前会长、资深共和党国会助手贝克曼,特朗普的朋友、蓬佩奥西点军校的同学戴维·J·厄本等,但效果是有限的。

 

另一个做法,就是在美国法院起诉CFIUS,或美国政府。如本文开头所述,Tik Tok的母公司,字节跳动最终还是决定,起诉美国政府,以维护用户和自身的合法权益。

 

字节跳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表示,除了公司的诉讼外,字节跳动的美国员工也在自行发起对特朗普的诉讼,以维护美国宪法赋予自身的权利。


不过,关于这场官司的前景,并不乐观。上海交通大学金融教授朱宁发表在财新的一篇文章中写道,1988年的《埃克森-弗洛里奥修正案》(Exon-Florio Amendment)扩大了CFIUS的权力,并赋予总统在做出中止或禁止对外交易的决定时,免受司法审查。


可以说,这个修正案下,几乎没有一家公司能与美国总统或CFIUS的决定抗争。上诉是一场鸡蛋碰石头的战斗,扭转CFIUS“出售或封禁”决定的几率微乎其微。


 

制定规则、掌握生杀大权的美国,其实从未给TikTok选择机会。即便如此,字节跳动还是决定背水一战。法律诉讼一方面是争取自己权益的重要途径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。


CFIUS的调查程序并不公开,字节跳动可以通过诉讼途径,迫使美国政府将针对Tik Tok的这场行动阐释清楚,这对关心此事的公众,对字节跳动公司员工,甚至对其他外国企业,都是有益的做法。


如果诉讼失败,对原本可能的收购交易也许会带来更重大挫折,甚至面临直接关停的风险。字节跳动在最新的声明中,已经直言做好了这种准备——多少是悲壮前行的意味,甚至不够理性。

 

纵观整个事件,字节跳动实属被动,这种被动,更多的是无奈。

 

张一鸣在公开信里说,“封禁TikTok”的决定突如其来。现在回顾,从军队禁TikTok、公务员禁TikTok,扎克伯格和鹰派政治人物对TikTok的指控,一切似乎早有铺垫,顺理成章。

 

张一鸣是一个理性冷静、愿意拥抱全球化的商人。但仅仅因为国籍、成功,美国各方力量就对他国企业穷追猛打,美国的“新冷战”思维,可能导致全球网络的分裂。这种反全球化、鼓吹冲突的思维,会扼杀市场经济的活力,使得世界更加割裂,几乎无人能因此受益。

 

更让人忧虑的是,下一个受害者,又会是谁?

头条号
宜春金点子信息港
介绍
看信息看金点子信息港,找新闻看中央一套!
推荐头条